凱孚尼兒童運動館 凱孚尼兒童運動館

凱孚尼兒童運動館電話熱線
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學者共識
發布時間:2020-07-18
信息來源:凱孚尼兒童運動館

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Early sport specialization,ESS)是關乎青少年競技運動訓練科學化的重要問題,也是國內外體育科學領域持續關注的熱點問題。通過文獻資料法,明晰青少年早期專項化的概念,梳理早期專項化的基本內涵,歸納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國際經驗及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提出青少年專項化訓練科學化的應對之策?;诖?,達成八項學者共識。


近年來,早期專項化訓練成為全球運動醫學、運動訓練和體能訓練領域的熱門話題。受到奧運會及職業體育的激勵,越來越多的青少年選擇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國際奧委會發布的《青少年運動訓練》官方立場認為,隨著青少年體育后備人才選拔競爭的加劇,青少年體育的競爭性和職業性越來越強,青少年體能訓練涉及到的內容越來越多,訓練強度也越來越大,同時參加的比賽也越來越多,使得青少年難以有充足的時間進行恢復。隨著對青少年運動訓練研究的深入,人們認識到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開始思考青少年運動訓練如何實現系統化和科學化。大量權威研究表明,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容易導致運動相關的傷病和健康問題大幅上升,包括過度訓練、訓練倦怠等。青少年應該謹慎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而青少年進行多樣化訓練則有助于動作技能和基本運動能力的提升,降低運動傷害幾率,同時有助于發現青少年適宜的且有可能取得成功的運動項目。早期專項化訓練不利于挖掘青少年運動能力及在成年時期走到高水平的競技運動表現,多項權威調研結果表明,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青少年在職業生涯中達到精英運動員的比例較低。


青少年運動訓練應遵循科學化原則,即基于骨骼、肌肉、心肺機能、神經機能及內分泌等機能發育特點,構建集動作技能、體能、運動技能、心理、認知等一體化的訓練體系。青少年運動訓練系統化不足、訓練方法手段單一、技術訓練與體能和動作技能發展失衡、體能訓練缺少科學化、過度訓練等是早期專項化訓練產生諸多負面影響的重要原因。隨著青少年體育的興起,大量的社會培訓機構開設兒童籃球、足球等項目,于是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風險等問題再次引發了人們的關注和爭論。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青少年也不是微縮版的成年人,規避早期專項化訓練的負面影響,探索青少年專項化訓練的科學化是培養青少年體育素養及選拔青少年體育人才的基石。本研究通過梳理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內涵,總結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國際經驗及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提出青少年專項化訓練科學化的應對之策?;诖?,擬定提出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學者共識,旨在為規避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風險,及探索青少年專項化訓練的科學化提供基礎科學指南,為提高我國青少年體育后備人才培養質量提供理論支持。


1 早期專項化的概念界定及溯源


1.1 早期專項化的概念界定


1.1.1 國內觀點


20世紀90年代,《運動訓練學》將“早期專項化訓練”定義為:從小開始進行某一運動項目的專門化基礎訓練,使其打好專項運動能力所需要的各器官系統的機能、運動素質、技術、心理、智力等方面的基礎,為今后專項能力的不斷提高和發展創造條件的準備性訓練。徐本力(2001)認為,早期專項化訓練是在啟蒙訓練后期進行的,在青年運動員沒有確定專項運動訓練組織時,原運動組織對其展開的早期全面化正規訓練活動,是運動員在沒有加入專項高水平訓練之前的基礎訓練活動,同時也是運動員在多年訓練活動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茅鵬(2003)認為,早期專項化就是運動能力在全部“可生長發展期”中的開始階段,其中的運動能力固然同先天遺傳有關,但同時也取決于后天對“可生長期”的利用是否充分。陶于(2006)認為,早期專項化訓練是指在確定專項以后,所進行的旨在打好專項訓練基礎為主的早期訓練。李廣海(2010)將早期專項化訓練定義為,早期培養適合幼兒身心發育和運動敏感期特點的某種運動專項需要的基礎能力訓練。還有專家認為,早期專項化訓練是指從兒童少年開始, 以某一項運動為主體而進行的專門訓練。


綜上,國內對青少年早期專項化的認識主要體現為:第一、早期專項化訓練的主要目的是為專項訓練做好技能上的準備,或者為培養基礎運動能力、戰術及心智發展奠定基礎;第二、對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基本構成要素、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導致的風險及從科學化訓練的角度審視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相關的研究較少。


1.1.2 國際觀點


國際專家對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構成要素、主要分類、專項化程度分級、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等進行比較深入的研究。


第一、基本認識。


專項化訓練,是20世紀50年代初由原蘇聯運動訓練專家率先提出來的。Hill(1989年)認為專項化訓練是運動員整年進行單一項目的訓練和比賽。Jayanthi等人認為專項化是除其它運動以外,青少年常年對單一運動項目進行高強度訓練。根據青少年長期發展模型(YPD):青少年應避免持續對一個運動項目進行高密度訓練,評價的基本標準是每年訓練時間大于8個月,或者每周的訓練時長超過了青少年運動員的年齡。Cote(2009)等專家認為,早期專項化訓練阻礙運動員發展,早期多樣化訓練則可促進運動員全面發展。


第二、構成要素。


Baker(2009)等人制定了評估早期專項化的四項基本要素:很早的年齡段投身體育運動、早期只參與單一運動項目、早期集中進行高強度的訓練、早期參與競技比賽。Ferguson認為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是指在青少年早期對單一運動項目進行全年、高強度訓練。同時,Ferguson歸納出了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典型特征為:


第一,在青少年早期進行大運動量、高強度的訓練;

第二,休息和放松時間很少(每年訓練時間超過8個月);

第三,強調對體能進行高度結構化訓練;

第四,放棄所有其它運動項目而僅專注于單一的運動項目;第五,訓練由家長或者教練主導;

第五,目標為至少取得省級獎項。美國骨科協會在其官方立場《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中認為,評判是否構成早期專項化訓練的條件如下:

(1)每年至少八個月或者幾乎全年參與有組織性的高強度訓練或比賽;

(2)參與一個運動項目,不參加其他運動項目;

(3)參與的主體是青春期前,或12歲之前的青少年。


第三、專項化程度分級。


Jayanthi等人對1190名年齡在7—18歲的青少年按照專項化程度以及損傷風險進行了系統性評價,結果發現運動員專項化程度越高受傷的風險就越大。Jayanthi按照三條標準將專項化程度分為低,中,高三個級別。

運動專項化程度分級及損傷風險

運動專項化程度分級及損傷風險


第四、主要分類。


Balyi等(2002)專家根據項目特征,將青少年專項化訓練分為早期專項化和晚期專項化運動。其中,早期專項化運動是指在青春期早期(6—9歲)參與的競技運動項目,例如跳水、花樣滑冰和體操等,這些項目要求青少年在生長突增期開始之前獲得復雜和高難度的運動技能。晚期專項化運動主要是指團隊項目、球類運動、格斗運動等項目,這些項目要求在青春期后開始訓練。Balyi等專家還認為雖然早期專項化訓練的負面后果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可以通過科學化的訓練來積極規避不良影響。Jayanthi等專家則將青少年專項化訓練分為早期、中期和晚期專項化。體操、跳水、花樣滑冰等項目屬于早期(在青春期之前)進行的運動項目;大多數運動項目屬于中期(12—14歲)進行的運動項目,諸如集體球類項目等;長距離跑等耐力性項目則屬于晚期開始進行專項化訓練的項目。


建議專項化訓練年齡


國際專家對青少年早期專項化的認識主要體現為:


第一、明確提出早期專項化的構成要素;

第二、根據項目的特征,將青少年專項化訓練分為早期專項化、中期專項化、晚期專項化運動;

第三、對專項化訓練的程度進行分級;

第四、明確提出早期專項化可能存在的風險。


1.2 早期專項化訓練的溯源


早期專項化訓練可以追溯到“刻意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理論?!翱桃饩毩暋笔侵竿ㄟ^大量重復性的高度結構化練習,以提高在特定項目上的表現,這些項目包括音樂、舞蹈、書法、體育等。部分國際象棋冠軍以及杰出音樂家成功的重要原因在于遵循了“10年/10000小時法則”。安德斯·艾利克森(Anders Ericsson)提出成為卓越音樂家必經的三個階段:早期開始練習、專注于某一特定項目并且逐步增加參與度,以及刻意的全身心付出??桃饩毩暭啊?0年/10000小時法則”隨后逐漸被應用于體育運動領域。


前蘇聯運動員通過系統的人才選拔、早期專項化訓練及持續多年的周期化訓練,最終獲得高水平的運動表現,并在奧運會上獲得成功。東歐國家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發展了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隨后早期專項化開始在北美傳播并逐漸在全球形成一種趨勢。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在精英運動員培養上普遍采用早期專項化訓練,并取得一定的成功,這與這些國家建立完善的舉國體制有關,其主要特點是全面的人才選拔、體系化的體育科學支持、全面的醫療保障、高質量的教練支持、相對完善的賽事體系等。不容忽視的是,這也付出一定的代價,以至于前蘇聯Nagori和東德體育科學家Harre認為,早期專項化并不能有效地培養青年競技體育人才。其言外之意是,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使青少年受傷和中途退出訓練的幾率均增高,且人才培養的成功率低,甚至對長期運動生涯、教育等方面的發展產生消極影響等。

總之,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是指在青少年早期選擇單一運動項目進行高強度的訓練,以獲得良好的比賽成績。早期專項化的主要構成要素為:開始訓練的時間、訓練項目類型、訓練負荷(強度)、訓練投入的時間。判斷青少年是否構成早期專項化,應綜合考慮四個方面的構成要素,其中訓練項目類型和訓練負荷是判斷是否構成早期專項化的關鍵。青少年專項化的分類、專項化程度及對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風險等方面的研究為深入認識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提供了理論支撐。


2 早期專項化的國際實踐


2.1 相對較晚進行專項化訓練的青少年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幾率更高


雖然專項化訓練可以產生更快的訓練適應以及在短期內帶來更大程度的運動表現提升,但這并不意味著青少年必須從早期就開始進行專項化訓練。以短期取得優異專項成績為目標進行高度專項化訓練,而不是耐心地為青少年長期發展建立良好的基礎,就像在拙劣的地基上建造高樓,很容易導致建筑物的坍塌?;趯⑦\動員和非精英運動員進行專項化訓練的平均年齡進行比較后發現,沒有證據表明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青少年進入精英運動員之列的可能性更高。Hornig等專家報道精英足球運動員進行專項化訓練的年齡是14.3歲,而非精英運動員進行專項化訓練的時間是9.9歲(SD=7.2)。Gullich發現德國奧運獎牌獲得者和非獎牌獲得者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平均年齡(P<0.01)分別為14.8歲(SD=6.0)和11.9歲(SD=5.5)。Vaeyens 等在一項關于2004年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的回顧性研究中發現,他們的平均訓練年限為11.5年。此外,Vaeyens等專家還發現運動員開始從事專項訓練的年齡與他們在國際比賽中取得名次的時間是負相關,因此他們認為,過早參與高強度的專項化訓練,對于在國際比賽中取得成功不是必要的。實際上,在21歲以后,精英運動員在專項訓練上的投入的時間超過一般運動員,絕大多數運動員成年后在專項上投入的時間和訓練的質量可能是影響職業生涯競技水平的重要因素。對于大多數的運動項目來說,應將專項訓練中的高強度訓練推遲到青春期的中期和晚期,以有效降低傷病、心理壓力及損傷的幾率。同時,早期專項化訓練并不能彌補運動基因的缺失,并保證將來獲得競技體育領域的成功。


2.2 進行早期多樣化訓練的青少年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幾率更高


大量研究表明,進行早期多樣化訓練的青少年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幾率更高。早期多樣化訓練主要表現為參加運動項目的多樣化。Bridge等專家對大量來自多個運動項目的16-18歲的青少年運動員進行調研后發現,與進行專項化訓練的青少年相比,在11-15歲進行多個運動項目的青少年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可能性增加1.4-3.7倍。Bridge和其他專家認為,在11-15歲之間進行2-4個運動項目的青少年比僅進行專項化的運動員更有可能進入精英運動員之列。大量的證據表明,大多數精英運動員都有參與多個運動項目的經歷,對于大多數運動項目來說,建議在青少年晚期進行專項化訓練。在青少年早期進行多樣化訓練,在青少年晚期進行專項化訓練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青少年受傷幾率,減少過度訓練發生率,同時有利于獲得更長的運動壽命。


前東德曾進行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這項歷時14年跟蹤性研究 (Harre, 1982)中將9—12歲的兒童分為兩組,第1組兒童針對指定的運動項目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訓練的內容和訓練方法圍繞運動項目的需求來設計;第2組兒童則按照一套綜合性的計劃進行訓練,在進行專項性的技能練習的同時,還融入了其他多種項目技能的練習以及部分運動能力訓練。Harre最后總結如下:牢固的訓練基礎利于運動員獲得成功,絕大多數優秀的前蘇聯運動員都擁有較強的多方面運動能力基礎;大多數運動員從7或8歲時開始進行某項運動,在最初幾年接觸過各種各樣的運動項目,如足球、越野滑雪、跑步、滑冰、游泳和騎行等,在10-13歲之間參加一些集體類項目、體操、劃船以及田徑等項目;較高強度的專項化訓練開始于15—17歲,而在這之前不以運動成績為目標進行專項訓練;那些在很小年齡就進行專項化訓練的運動員,的確能夠在青少年階段獲得比較好的成績,然而一旦到了成年階段這種狀態就很難保持;大部分運動員在成年時期達到精英運動水平之前就可能已經退出運動了,只有極少部分人還能夠在成年階段繼續提升運動表現;大多數運動員認為他們的成功在于童年和少年時代就已經建立起多方面能力的基礎。


德國科學家對1558名德國國家級及世界級的運動員進行了回顧性研究,其中國家級運動員是指未能參加國際比賽、但是在全國高級錦標賽中獲得排名前10名的運動員,而世界級運動員是在奧運會或高級別世界競標賽中獲得排名前10名的運動員。研究結果表明,第一、早期開始一項運動的運動員在青少年中期(14歲左右)表現出比較好的比賽成績,但是隨后開始進行的專項化訓練的質量則與獲得世界級的運動表現有關;第二、與國家級運動員相比,有更高比例的世界級運動員參加了其他運動項目,且進行其他項目運動的時間更長;第三、對世界級運動員按照他們參加的其他運動項目的數量進行分組時發現,參加其他運動項目越多,成為世界級運動員的比例也越高,即不參加其他運動項目的運動員中,世界級運動員的比例是56%;參與一項其他運動項目的運動員中,世界級運動員的比例為67%;參與兩項其他運動項目的運動員中,世界級運動員的比例為69%;參與三項其他運動項目的運動員中,世界級運動員的比例為76%;第四、世界級運動員和國家級運動員的總體訓練量沒有差異,但是在十歲之前,世界級運動員參與其他運動項目的訓練量明顯高于國家級運動員;第五、與國家級運動員相比,世界級運動員在職業生涯進行專項運動的時間更長。據此,作者認為早期專項化影響職業生涯長期發展,進行多樣化運動的青少年在長期的職業生涯中則獲得更好的運動成績。


2.3 早期專項化訓練的科學化路徑


從訓練實踐來看,國際上很多職業俱樂部通過專項化訓練來挖掘青少年的運動潛力。這類訓練以復合型訓練和科研團隊為支撐,有效的整合了技術、體能、戰術、動作技能訓練等,體現了青少年競技運動訓練的系統性和全面性,一定程度上規避了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導致的負面影響?;诓糠志銟凡康膶嵺`經驗可知,青少年可以通過早期專項化訓練獲得積極的訓練效應,要求遵循以下基本原則:第一、基于青少年生長發育特點來系統發展多方面的運動能力;第二、早期專項化訓練要實現專項技術訓練與科學體能訓練相結合,培養正確的技術定型;第三、有意識的培養青少年基礎動作技能和多元化的運動技能;第四、有效預防青少年過度訓練,注重青少年身體健康、心理健康及培育訓練的動力和興趣。青少年早期專項訓練科學化的重要前提是:建議進行中低強度的專項化訓練;同時進行其他運動項目訓練;除必須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運動項目以外,盡量在中、晚期進行專項化訓練;實時整合進行科學化的體能訓練。


2.4 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導致的風險


美國醫學運動醫學會在2013年發表的立場聲明—《青少年體育運動中過度訓練導致的受傷和疲勞》中指出,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不利于獲得長遠的成功,可能因為過度訓練導致疲勞和增加受傷風險。美國兒童協會強調從身體、生理和心理角度關注早期專項化訓練的潛在風險。美國運動醫學會推薦青少年進行全面及綜合性的體能訓練計劃,以預防運動相關的受傷。


2.4.1 對青少年的生理機能造成影響


早期專項化訓練很可能會對青少年身體機能造成不良影響。Mostafavifar及其同事(2013)刊登在《英國運動醫學雜志》上的研究報告認為,在青少年運動員做好生理上的準備之前,一味地對青少年進行專項化訓練,通常會導致以下結果:單側肌群和器官功能的發育受限;身體發育和生物平衡紊亂,而這些是運動員提高動作效率、運動表現和健康成長的先決條件;從長期來看,造成過度使用、過度訓練,甚至造成運動損傷。事實上,不應該認為青少年運動員年輕的身體可以承受任何形式的壓力并且會最終獲得“反彈”式的提升,這樣做的結果可能只會適得其反。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會造成許多生理方面的影響:由于訓練重心是專項化訓練,導致了動作技能發展的退步;由于不合理的訓練強度和訓練量,增加了心血管及肌肉骨骼系統的損傷幾率;由于欠缺營養常識,無法均衡宏量營養素與微量營養素的關系,最終造成恢復不佳。


2.4.2 增加受傷風險


早期專項化訓練潛在影響青少年運動員的身體受傷幾率。有研究通過對1190名青少年棒球運動員進行持續多年的研究表明,早期專項化訓練易于導致運動員出現急性損傷和慢性損傷。訓練量的增加是導致運動損傷的重要因素,高強度的訓練負荷和比賽次數增多則加劇青少年棒球投手的損傷風險。還有研究通過對2721名從事各種運動的中學運動員的調查顯示,大運動量訓練是引起運動損傷最主要的危險因素。此外,早期專項化訓練中,專門的位置化訓練也極易導致受傷風險增加。例如,青少年棒球運動員投手大量的投球容易導致盂肱內旋功能障礙(GIRD)。為了降低可能的受傷風險,建議9-14歲青少年棒球運動員每場比賽投球次數少于75次,每賽季不超過600次投球,每年度不超過2000-3000次投球。此外,從事專項化訓練的女運動員患髕腱炎和脛骨結節骨軟骨炎的風險是從事多項化運動的女運動員的4倍。Jayanthi等人通過對大約500名青少年網球運動員進行為期1年的跟蹤研究后發現,僅參加網球運動的年輕網球運動員肌肉骨骼損傷的可能性更高。Jayanthi等人對1200名年輕運動員進行的一項調查報告研究表明,每周訓練所花費的總時間過長和運動專項化是造成嚴重過度傷害的重要因素,如椎弓峽骨裂、軟骨炎和年輕運動員的應力性骨折。Hall等人的回顧性研究表明,與參與多項運動的女性運動員相比,進行專項化訓練的女運動員的髕股關節疼痛相對風險增加了1.5倍。還有研究報道,與從事多項運動相比,參加單項運動的年輕運動員的受傷率增加。


2.4.3 影響多元化動作技能學習


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直接影響青少年參加多元化的運動項目,導致青少年多元化運動技能缺失,影響青少年運動技能發展的系統化,不利于塑造高效的專項運動技術。同時大量專項化訓練容易導致整體肌力失衡、關節功能紊亂、運動能力失衡、體能和技術割裂等問題,影響青少年運動潛力的挖掘和整體運動表現的塑造。根據德國學者的多年研究,早期專項化訓練可能造就青少年早期參加比賽時獲得一定的成績,但是并不意味獲得更長久、更高水平的運動表現。通過參與多個運動項目,青少年在早期可有效發展多元化的運動技能,為專項化的運動技術習得、儲存和高效發揮奠定基礎。大量調查研究表明,年輕運動員早期參與多種運動項目有利于他們的職業生涯獲得更好的發展。多元化運動技術能力的發展在不同程度上促進青少年挖掘全面的神經肌肉功能、提高青少年基本動作控制能力、協調能力,使重復使用的身體部位或系統得到必要的休息,同時降低受傷幾率。Lloyd等專家認為,青少年高水平動作技能和運動技能為職業生涯獲得更好的運動表現奠定基礎。


2.4.4 導致心理倦怠


青少年正處于身心發展的關鍵時期,各方面發展尚不夠成熟,必須滿足其多方面的需要才能促進其全面發展。過早專項化訓練往往會影響青少年在競技訓練以外其他各方面的協調及全面發展,嚴重時會使得青少年運動員產生心理倦怠,導致抑郁和傷害風險增加,引起青少年過早退出體育運動。一項關于青少年網球運動員的研究表明,心理倦怠的運動員較少參與運動決策,且訓練時間較少,這可能是身體和心理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青少年應充分享受所參與的體育活動,積極培養運動的興趣和內部動機,這是持續參與運動項目的關鍵。精英運動員過早退出運動生涯與在青少年階段就進行超過年齡所能承受的專項化訓練負荷有關??刂魄嗌倌暝缙趯m椈詈棉k法就是將每周訓練時間控制在16小時以內,同時教練員應該積極采取一定的策略,避免出現訓練計劃不合理和監控缺失而出現運動倦怠。同時,還應加強與青少年運動員管理者(教練員和父母)之間的溝通,幫助降低青少年專項化訓練導致的其他方面發展的不利影響,促進運動員自身全面協調發展。


3 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科學應對


3.1 選擇合適的早期專項化訓練的時機


因項目特征和項目規則的差異,不同的運動項目專項化的時間有所不同,在適當的時間進行專項化,可以使青少年訓練獲得最大的益處?;谶\動員長期發展模型,愛爾蘭、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威爾士、加拿大和美國等國家探索了不同項目青少年從事專項化訓練的最佳時間。Balyi認為,高度精確化控制的技術、技戰術決策能力的復雜程度、視覺感知、空間感知能力及專項體能的要求等是影響專項化時機選擇的關鍵。因此,對于競技體操、藝術體操這類項目應在青春期之前就開始進行專項化訓練。需要注意的是,對這類項目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時,也應主動預防過度訓練,有效規避受傷風險。


針對大多數運動項目來說,青少年應該12歲以后開始中高強度的專項訓練。丹麥科學家分析了大約200名精英自行車運動員、賽艇運動員、舉重運動員、游泳運動員和田徑運動員后認為,青少年中期(12歲后)參與競技運動訓練是獲得國際高水平運動表現的重要特征。集體球類項目、高爾夫等等絕大多數運動項目則應在青春期中期(12歲以后)進行專項化訓練訓練。中長跑等運動項目則應在青春發育期結束后(14歲以后)進行專項化訓練。


3.2 構建青少年運動員長期發展模型


針對不同的運動項目制定青少年長期發展模型是實現青少年訓練科學化的重要保障,也是減少或規避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產生負面影響的關鍵。加拿大專家很早就針對特定項目的青少年運動員制定長期發展模型,以提高青少年訓練的科學化和針對性。Touretski(1993)在澳大利亞體育研究所的一份報告中論述了青少年游泳運動員長期發展的模型。他建議女孩從7歲到9歲開始進行訓練,從12歲到14歲開始進行專項化訓練;男孩則從10歲到11歲開始訓練,13歲到15歲開始專項化訓練。Touretski將進入成年之前的青少年游泳運動員的訓練分為四個階段,初步準備階段、初期專項化階段、深入專項化階段、進入高水平競技能力階段。此后,基于一定的實證研究和大量案例觀察,加拿大專家Balyi等打造出全球知名的運動員長期發展模型(LTAD)。該模型將運動員整個職業生涯分為七個階段,分別是“積極開始”階段、“趣味基礎”階段、“學習訓練”階段、“為練而練”階段、“為賽而練”階段、“為勝而練”階段、“活力生活”階段七個階段。


LTAD模型從多個方面推動青少年訓練科學化:第一、構建全面的動作技能學習體系,即從青少年進行基本動作技能(FMS)、多元化的運動項目技能(FSS)到專項化的運動技能(SSS);第二、強化青少年體育素養訓練,重視對青少年進行全面運動能力的訓練;第三、構建了系統的體能訓練體系,從基礎訓練階段重視靈敏性、平衡、協調和速度(ABCS)訓練和自重訓練、到“學習訓練”階段強調自重訓練、實心球和瑞士球的訓練;第四、重視對青少年進行整合大腦、認知和情感的訓練;第五、重視幼兒運動興趣培養和營造良好的運動環境;第六、對達到一定年齡的青少年進行周期化的訓練。LTAD模型通過建立以科學性、體系化為特征的青少年訓練體系,有效應對了青少年早期專項化的問題。

青少年競技運動訓練應以系統化訓練體系為基礎,切實踐行科學化訓練,全面挖掘青少年運動潛能,強化專項技術學習效果,塑造高水平的運動表現。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青少年應強化訓練的科學化和系統化,加強體能訓練和技能訓練的高度整合,積極將科學化的體能訓練融入青少年專項訓練體系之中,強化青少年訓練的系統化,高效挖掘青少年綜合運動表現。


3.3 強化青少年多樣化訓練


在青少年早期進行多樣化訓練,在青少年晚期進行專項化訓練有利于培養全面和均衡的運動能力,塑造高水平的運動表現、延長職業生涯,同時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受傷幾率。早期多樣化訓練為青少年建立全面的動作技能,高水平的身體感知能力、高效的運動決策能力、高強度的專項訓練等奠定基礎。Baker等專家(2003)論述了青少年時期參與多個運動項目的重要性,認為青少年時期參與其他運動項目的數量與成為精英運動員的機會之間存在正相關。Baker認為,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對長期職業生涯來說并不是決定性的,全面的青少年體育素養和后期專項化訓練的質量才是關鍵的影響因素。Cote、Lidor和Hackfort(2009)認為,早期多樣化訓練促進運動員發展,而早期專項化訓練則阻礙了運動員發展。Cote在運動參與發展模式中強調參與多樣化訓練的益處。


與運動參與發展模式相關的7個假設

與運動參與發展模式相關的7個假設


此外,針對由于項目特征和比賽規則要求而進行早期專項化訓練的運動項目,應該處理好早期專項化和多樣化訓練之間的關系。依據Bompa的模型可知,在兒童期應以多樣化訓練為主,隨著年齡增大,多樣化訓練的比例越來越低,甚至到職業生涯中后期也一直保持至少20%左右的訓練比例;青少年6歲左右時候開始進行專項化訓練,隨著年齡增大,專項化訓練的比例越來越大。其中,10歲時,青少年進行專項化訓練和多樣化訓練的比例相當,在青春期后專項訓練的量和強度顯著增加。


3.4 將訓練和監控高效結合


隨著科技的發展,現代競技運動訓練和基于科技支持的訓練監控逐漸實現一體化,對訓練過程進行實時大數據監控和全面測評成為現代競技運動訓練的重要特點。對青少年在訓練中實施監控的關鍵在于:第一,實時動作評估。專業的青少年體能教練應對訓練過程中的青少年進行實時的動作評估、重點關注軀干控制、重心調控和關節功能,及時發現并評估有風險的動作并進行即時的糾正和長期的體能訓練,強化體能和技能訓練的整合;第二,階段性的內、外部負荷評估。青少年運動訓練過程中,應強化內部負荷和外部負荷進行綜合監控,避免過度訓練,及時解決因過度訓練引起的運動表現下降、心理倦怠及其他負面影響,提高訓練的安全性和科學化;第三,階段性檢測青少年的發育進展,及時發現發育異常的青少年并制定針對性的訓練計劃。


3.5 建立適宜的青少年賽事體系


建立完善且高效的青少年賽事體系需要注意以下方面:第一,謹慎確定進行初始比賽的年齡;第二,按照年齡段進行分組,根據年齡段設置不同的比賽數量;第三,根據青少年生長發育進展和體能水平來設置比賽規程、比賽場地等;第四,制定訓練風險應對指南和風險預警通報制度;第五,淡化比賽輸贏,重視對青少年公平競賽、規則意識等品質的培養。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針對女性網球青少年運動員制定了一套適齡的競賽規則(AER),成功的延長了青少年運動員的運動生涯(43%),并且將女性青少年運動員過早退役的比率由7%降低至1%。AER的關鍵是將青少年按照年齡分成不同的年齡段,每個年齡段設置特定的錦標賽的數量,初始參賽年齡不得早于14歲。此外,美國青少年棒球聯盟嘗試利用數據庫建立以年齡為基礎的青少年棒球運動員投球指南,要求教練員根據年齡的差異來調控青少年棒球運動員的投球次數。


4 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學者共識


在回顧國內外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研究進展及主要研究成果的基礎上,經多名青少年體能訓練專家、運動科學家及體育教育專家的研討和認可,就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達成如下八個方面的共識:


第一、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是指在青春期之前圍繞一個特定運動項目進行的高強度的訓練;

第二、盡管諸如體操、跳水等運動項目要求很早(6—9歲)進行專項化訓練,但絕不能忽視早期專項化訓練極易對動作技能學習、運動技能學習、體能訓練科學化、長期職業生涯發展及身體健康等造成的不良影響;

第三、對于大多數運動項目來說,青少年在相對較晚進行專項化訓練、或早期進行多樣化訓練且在晚期進行高水平專項化訓練,成年后在競技體育領域獲得成功的幾率更高;

第四、技術主導類項目可以在正確動作模式基礎上開展早期專項化訓練,訓練過程中應高度關注動作質量,避免出現動作模式異常誘發運動損傷;

第五、青少年專項訓練科學化的根本在于:建立集體能、技術、戰術、心理、運動智商及人文素養于一體的訓練體系;

第六、青少年專項訓練科學化的關鍵在于:依據生理年齡和身體機能發育特征,強化青少年各個時期體能訓練科學化;

第七、青少年早期專項化訓練的綜合應對策略:選擇合適的早期專項化訓練時機、構建青少年長期發展模型、強化青少年多樣化訓練、高效結合訓練與監控,以及建立與年齡相適應的賽事體系;

第八、倡導以健康和快樂作為青少年參與體育運動的價值導向,以培養終身體育素養作為青少年參與體育運動的根本目標。


硕大的双乳不停晃动,老师好湿好紧好爽的视频,Chinese猛男自慰GV网站